沧雨

我大概是个披着勋兴党的all兴党

主磕:勋兴 灿兴 蛋白laybaek 开兴耀世 开度 白包

其他应该都是友情向 磕一磕也是可以的

daddy or honey小狼大结局

南墙根的小萝卜:

daddy or honey小狼大结局


(20180412小王子生日快乐,D or H正文迎来大结局,小王子告白成功+进度条加载100%。)



都说在生命消失的前一秒眼前会浮现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世勋认为这句话说的不对,他在生死线上挣扎时虽然看到了许多人——伯贤和灿烈哥,他的亲故钟仁和那个温柔的小哥哥,为他做手术的钟大和钟大的主人金珉锡,还有暻秀咧咧他都见到了,唯独不见张艺兴,可能是他还没到生命枯竭的时候,他的挚爱还在等他回来。



世勋其实很害怕受伤,准确的说是害怕被张艺兴知道他受了伤。上次的中弹时候张艺兴情绪崩溃的场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所以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让daddy发现伤口。这次他是当着他的面昏过去的,世勋费力的抬起左手注视的指缝间漏进来的阳光,心想他一定又让daddy伤心了。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张艺兴的眼泪瞬间就自由落体了,他低着头,大颗大颗的眼泪就直直的砸在地板上,再次抬起头时脸颊上满是泪痕,声音也哽咽着,“比预计时间早醒了两个小时,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世勋最舍不得张艺兴哭,他的眼睛稍微红一下都让他心疼的不行,更何况是现在对方强忍着情绪要紧下唇的样子实在让他太难受了,难受的伤口一抽一抽的疼,连带仪器上有个波形出现了大的跳跃。张艺兴赶紧将眼底的雾逼回去,为世勋检查伤口情况,熬了两夜的兔子眼睛凑近看是通红通红的,眼底满是乌青。



“麻药过了伤口可能会有点痛,我给你打止疼针,这次你没机会瞒天过海了。”张艺兴到底还是知道了上次世勋为了保持人形不吃止痛药的事,这次的情况伯贤也不能催眠,怕枪伤离心脏太近会导致休克,“止疼针里有安眠的成分,你变回小狼睡一觉,我们再说别的。”



“daddy,我让你生气了吗?”



张艺兴抵推针管的动作顿了一下,强稳着心神注射完成,“没有,我生我自己的气,和你无关。”



“我不该莽撞的,是我的错,我太过自作主张了。”世勋看到艺兴自责的样子更加着急,急忙解释道,“我当时应该听希澈前辈的话…”



“我说的不是这个世勋,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好好休息。”你现在正要接上五分钟内起效的字样,轻轻叹了一声,连他自己仿佛也没有察觉。



“我不该让你担心,我…我还是没保护好你…”世勋也能感受到体内的药效起作用,他中枪昏迷后一切都不记得了,所以更加急于知道daddy和希澈前辈有没有受伤,以及在那之后都遭遇了什么。



“我们很好,你晕倒后伯贤带人过来了,我和前辈都没事。”张艺兴心疼的看着世勋,只要一想到小孩受这么重的伤还在担心自己就止不住的掉眼泪,“你真的不知道我想听什么?”


“我……我不该私自受伤。”


“不对!再说一次!”都说了不是这个原因了啊!!!


“不该和小兔子拍床戏……”


“不对!再说!”这个暂时不是主要矛盾以后再解决!


“……上次受伤不该不用止疼药?”


“不对!”小白狼我真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



“我爱你,照着这句说一遍”张艺兴单膝跪上病床,扶着世勋的肩膀轻轻吻上他的唇瓣,“希大人是怎么训你的,忘了?”


——你是不是从来都不敢表白,是不是从来都不敢对他说我爱你,看看你演的这是什么?不甘么?后悔么?爱一个人不开口说出来,指望对方往你怀里扑吗?前几天的感受哪去了?



“对不起,我爱你。”



世勋夺回了这个吻的主导权,三年,一千零九十五天,两万六千二百七十九个小时,一百五十七万六千八百分钟……他终于将daddy变成了只属于他的honey。



爱一个人不是罪过,是藏在眼睛里,遮也遮不住的星。





在世勋受伤其间,小狐狸和小老虎幻想的公平竞争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他俩的进度条几乎打不通,世勋却一路顺利眼看着要到最后一关了,这时候就显出来有那么多助攻根本没意义,有姐姐怎样?有小叔叔又怎样?世勋还不是凭自己的本事成功上位了,只要他想,分分钟气死两个哥哥,他现在可是实权第一。



不过实权归实权,灿烈伯贤总归还是要回家的。J大每次想助攻小老虎都会被希大截胡,虽然希澈是那种天马行空想帮谁就帮谁的性子,但他好像……真的没有帮过小老虎,所以当他知道灿烈抢先一步搬回小公寓时就很震惊。不过想来也对,灿烈是在三年的分离中历练得沉稳了,他根本不急在这一时,只要让他抓住机会和艺兴独处,总是能把人哄好的。



这样一来就显得伯贤很可怜了,他不能回家,还要带着一只没断奶的小小狐狸,想想就知道生活得多艰难。他本来想把小家伙送到俊勉那儿,结果钟仁和KAI崩溃的表示有一只小豹子就够受了,再来一只他俩怕是要疯。所以没办法,小小狐狸给了希大人养,他终于在灿烈搬回家的第四天也搬了进去。



不过这有什么用呢?还是世勋领跑啊。



等世勋的枪伤差不多痊愈,拍戏的进程已经不能再拖了,还是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床戏,酒窝小兔子自然是不可能再出镜了,还好之前在工厂里的戏份已经结束,作为穿插在整个故事里的一段回忆,剩下这段迤逦的幻梦可以再找替身来演,只是现在找谁成了问题。



世勋中的是枪伤,如果用了不知根底的人万一哪一天被曝出事实,媒体还不得把这件事查个底朝天,再加上J大这次说什么也不同意再让他们去荒山野岭拍摄,就近在市区批的场地,不管希美人怎么生气发脾气都没有用,再闹就撤资。


酒窝兔子的人选本就不好找,再加上J大和小白爷严格把关,想找个合适的就更不可能了。希澈每天愁眉苦脸的看着剧组外新增的保镖和片场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工作人员”,不用问就知道是谁派的,80%来自他男人,剩下的20%应该是他那个小狐狸侄子安排的,想想就头疼。



“呐,你们一定要抓紧这次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阿拉吉?”希大人深夜把艺兴和世勋叫到片场,临时找场务姐姐配的钥匙不好使,小红狐狸用两条尾巴抵着门才勉强给捅开,“我是实在找不到酒窝兔子的替身了,后来我想了想,既然那男孩子当初是世勋挑的,说不准他才是个替身,是照着艺兴你的模子挑的,所以艺兴,帮哥这次好不好?”



这明摆着是和小白爷对着干,顺便神助攻了一把小狼,不过希大人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想出这种先斩后奏的法子——反正床戏是一定要拍的,他男人和侄子的保护一时半会儿也撤不掉,所以希大人干脆转换思路,借了亲故的别墅,管他什么月黑风高危险重重呢,先让艺兴和世勋把戏拍了要紧。



“我…我从来都没有拍过戏,会不会搞砸呀…”艺兴刚下夜班就被截了过来,身上还穿着沾有消毒水和医用酒精味道的白大褂,和初恋初夜的气氛严重不符。希大人一边安慰他一边扯下白大褂抓顺他的刘海:“放心,这场戏会把你露脸的镜头全剪掉,只留锁骨以下部分,世勋也是第一次拍这种戏吧,你们就用平时滚床单时的感觉就行了,不用考虑是在演戏,这样投入会比较快”说完突然一顿,狐疑的询问两人,“你们该不会没滚过床单吧?”



沉默。


不会吧…枪伤+性命垂危+昏迷骤醒这么完美的铺垫,小狼崽现在还没能得手,这行动力和想象中差的有点儿多呀…



“你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好久,该不会是没打招呼就跑出来了吧?”世勋眼看着自己,daddy的脸颊快要红透了,赶紧出声替他解围,“您可是答应过帮艺兴值夜班的,再不走J大马上就要定位到这里了,到时候在这滚床单的可能……”



“阿拉so,阿拉so,你这小狼怎么一点儿都不可爱?哦对你把艺兴的手机也关了,不对,应该是扔了,不然伯贤很可能来的更快。”



——diss希大人一句可能要被希大人diss到本文结束,这可是前辈团抗争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小狼你还是太年轻了。



希澈穿上艺兴的白大褂离开了,月光从走廊的一侧打进来,照的他的背影消瘦又孤单,或许小狐狸的影子都是这样吗?艺兴突然想到了伯贤和他吵架后离去的那晚,那时候他的影子也是这般…让人心疼吗?



“又在想别人吗?这样可不行啊,我可要正式的吃醋了”世勋是三只里唯一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醋意攻心导致弄伤daddy的小动物,他是克制的,等待的,更是温柔本身,连不满都表达的缱绻而斟酌,让不安的心留有回环的余地,“放心都交给我好了,你什么都不用想,不舒服就咬我让我停下,我不想弄伤你。”



我不想你再重温两个哥哥留下的回忆,那时候你很害怕吧,我一定不会那样的,我会把最虔诚的一夜留给你。



张艺兴将额头抵在世勋肩上,先是不安的摇头,顿了几秒后又重重地点头,紧紧的抱着世勋的腰,“我什么都不怕,我相信你的。”



冷冰冰的水床这次换成了羽毛软垫,宝蓝色的半透明纱帐换了材质,光影重叠时静静流泻着银色的梦,波光粼粼的,趁着镜头里的艺兴一种难得一见的妖冶神情——他天生一副会勾人的好皮囊,眉心微蹙是风情,眼波迷离是风情,甚至轻咬着下唇留下了一排苍白的印子都是风情,这种浓烈而艳极致的风情绝对不会再强迫的前提下盛放,必须是用温柔的土壤滋养,才能在暗夜里有幸得之一见。



世勋显然没想过会意外的看到艺兴这样的一面,他只是一举一动足够耐心,尽管意志早就在残暴的缠绵和温柔的凌虐中乱得一团糟,但他还是尽最后一丝清醒的念头,把脑海里那些乱麻般的词语抽丝剥茧分散开来,挑出了“温柔”和“缠绵”两个词组重新排列组合。组合结果是,他想象中可能会恐惧的对方给了他意外的惊喜,就好比在游戏中触发了隐藏关卡,张艺兴向他展示了极尽鲜艳妖媚的一面,他是主动的,羞怯的,也是美艳与清纯,犹豫与勇敢交织的奇迹。



张艺兴在试图征服一只充满欲念的幼兽,试图勾引他进来探索自己的身体,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爱和保护后,自愿献上一切,包括他的温床他的梦。



唯一疼痛的接吻是世勋进入的时候,张艺兴闭着眼睛,脖颈扬起一段优美的弧度,落在小狼漆黑的瞳孔里催生了不可收拾的情欲——他想勾引对方,侵犯他,摧毁他,他想在巅峰和压抑中短暂的忘记痛苦,偏偏世勋不给他沉沦的机会,潜伏在他体内的凶器给了他漂泊的支点,疼惜和疼爱让这个已经尝出血腥味的吻变得无畏亦无惧起来。



他们疼痛着,温暖着,在未知的快感中彼此紧握着,终是在背上生出了银色蝶翼,在透明的月光里翩跹欲飞。


他们终于完整的拥有彼此了。



爱是温柔与等待的结果。

daddy or honey66

南墙根的小萝卜:

daddy or honey66


(六周年、第六十六章,我们小狼和honey终于要在一起了,正文正式进入完结倒计时)


(当然这只是正文,番外有小棕熊系列+小狐狸饲养日记,还有小老虎he线《匆匆那年》+小狐狸he线《不将就》,这几个加起来还得有至少45000字,扶我起来我还能继续写手稿😂)


血,满目都是猩红的血,救护车闪烁的光影重重叠叠,张艺兴好像看到怀中的世勋分成了三个影影绰绰的幻象,霎时间又合为一体。艺兴手心染着温热而濡红的血。他仿佛看到许多熟悉面孔,伯贤、钟大、勉兔…还有那些不熟悉的穿着白大褂神色匆匆的人,他们来做什么?抢他的世勋吗?不可以,谁也不许抢走他的baby。



“瞳孔涣散影响,艺兴这是受了刺激,心跳有早搏迹象”伯贤单膝跪在艺兴身侧,他知道艺兴肯定受了刺激,刺激源恐怕就是现在在他怀里失血昏迷的世勋,“救护车呢?马上为世勋安排手术,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医生,一定要救活他。”



伯贤的目光冷的吓人,他刚得了消息便马不停蹄的往城南赶,超速飙过了七座高架桥16个红绿灯,踹开工厂大门前猛灌了一口冰水,现在是寒冬腊月也不会呵出白气儿的冰山温度。如果说希澈是情绪失控后会火山爆发的小狐狸,此刻的伯贤完完全全和他是两个极端——他的眼睫似乎是结了一层霜,无比克制并冷静的掏枪、上膛、瞄准,把地上那正痛苦挣扎的走私犯打成了筛子。



钟大先为世勋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临上救护车前将一应工作交接给暻秀,让他多少看着点伯贤,别让本该进审讯室的罪犯提前上的解剖台。



暻秀的白大褂早已被染得血迹斑斑,他倒是想劝啊…可小白爷带的人比警队的人的速度快多了,一个看不着走私分子就要挨一枪。小白爷吩咐了,除了那个已经被他打成筛子的“罪魁祸首”,剩下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先在肩膀上崩一枪,直到有人供出是谁开枪伤了他弟弟。



“小叔叔已经没事了,我派了保镖和医生跟他回去,应该很快会回复检查结果。”伯贤看着副驾驶上的艺兴出神,其实他派人过去根本就是多此一举,J大的安排绝对会比他周全一百倍,但此时此刻也只有这个话题能换回艺兴已经涣散的目光和…几近崩溃的情绪。



“小叔叔走之前让我转告你不要自责,有些痛苦也许是天意,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的面对天意。”



张艺兴的睫尾微微颤了颤,喉结滚动,终于说出了他脱离危险过后第一句完整的话——带我去医院,我想守着世勋。声音颤抖而沙哑,是那种喝下冰块兑的烈酒,腥甜的血在气管中翻涌的那种哑。他穿着世勋中弹时披着的那件白浴袍,上面沾染的血液还有温度,鲜血,鲜红的暗红的,用力按胸口仿佛能感受到世勋在那一瞬间的疼痛,那痛被分解成无数破碎的折磨,源源不断的倒流进了心里。



“好,我带你去”伯贤一脚下去将车速飙过150,比起超速对艺兴人身安全造成威胁,他更害怕对方会因为心痛而提前“死去”。



上一次看到daddy这样绝望的目光还是小老虎被抢走的时候,他花了整整三年都没有走出来,如果世勋出了事,艺兴大概会彻底放弃生命。



他也是他的生命。



他们在手术室外等了很久很久,时间好像在那晚凝固了,只有最后一刻,幽红的手术灯灭得仓促而惶然。
灿烈的消息晚了一步,他是直到小叔叔们回家才知道出事的,于是连夜赶来医院,一路上都心慌得不行。他本来准备了好多好多话,用来安慰艺兴也安慰自己,可当他看到“手术中”那三个字的时候,突然一瞬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的弟弟躺在里面,那种汹涌的疼痛和无力感是无论如何也欺骗不过去的,他在害怕,在生命面前无可奈何的害怕着,谁都安慰不了。




世上很难再找出这种冰冷的红色,警告和禁止的意味是那样明显,把两颗共生的心脏冷漠的分割开来。那种红意味着绝望中挣扎求生的希望,意味着死亡在四面八方倾覆群一瞬间跳动的生命,也意味着,隔着薄薄一层门板与他遥遥相望的人,在灯光灭掉那一秒幡然悔悟的爱和情。



张艺兴在这几个小时里想了许多,他仔细回忆了和世勋在一起的每一个情节,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鲜艳生动——原来你爱了我这么久,原来我辜负了你这么久……



“结果怎么样?世勋怎么样了?”伯贤在钟大出来后马上冲到他面前,手术灯熄灭意味着手术已经结束了,一场手术从漆绝的黑夜做到了天边泛起仓促的白,一旁灿烈也极力压抑嗓音中的颤抖,紧紧扣着钟大的腕子,“快说啊…我弟弟怎么样了……”



金钟大叹了一口气,摘下口罩后与坐在那边椅子上的艺兴对视着,“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世勋是第二次经历这样的生死关头,第一次的张艺兴好歹还亲自完成了手术,这一次呢,坐在外边镇定的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baby,难道世勋的生命就这么无关紧要吗?为什么连眼眶都不红一下?为什么他会有这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张艺兴平静的抬眸,一只手扶着椅子起身,另一只手依旧插在浴袍里,然后轻而易举的抽出了钟大怀里的手术记录。金钟大顿时气得不顾在场会不会有其他人直接用三条尾巴抽走了病历本,咬着牙逼问艺兴,“回答啊,就算你不爱他,就算你永远不回应他的爱,你也不能…你也不能这样辜负他……”



“给我,病历。”依旧是冷静到血液都凝结的音色,张艺兴还是保持刚才激怒钟大的姿势,左手放在口袋里,仿佛从未紧张过,“如果手术成功,作为家属请求探视病人。”




“你还记得你自己是家属!如果现在躺在里面的是小狐狸或者小老虎你怕是要急疯了吧?你可以为小狐狸做任何事,可以为了记住小老虎让它咬碎你的肩膀,那么小狼呢?他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你,也没有做过错的事,唯一错的就是爱上了你,所以就要受这样的轻视吗?!!”




——如果我说不成功呢?张艺兴,如果我说你是不是要签死亡通知了?




金钟大完全被气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以至于发现不了他在说了这句话后艺兴的一瞬间的震颤,好在伯贤在之前就已经冲进手术室了,带来世勋已经完全脱险的消息,所以张艺兴在整个过程的反应仿佛就只有眉心皱了下,冷冰冰的完全不像自己baby在里面抢救。



“伯贤灿烈你们先陪弟弟去病房吧,我去补一下住院手续。”张艺兴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句话,他的筋骨在得知世勋平安那一瞬间已经卸了力,所以可以被钟大轻而易举的揪着领子抵到墙壁上,嘴角含着温柔又哀伤的笑,仿佛一个碎了心的洋娃娃。伯贤看到这个情况,马上上前分开他们,他知道金钟大是误会了,但又怕接下来的话会刺激到daddy,只能用眼神向刚赶过来的珉锡求助。




“daddy没有不在意世勋,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样…”



——daddy不是不在乎世勋,他是太在乎了,左手口袋里握着一把上了膛的枪,随时准备陪他赴死啊。



他之所以从容冷静,之所以一滴眼泪都不流,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让世勋一个人走,那把枪里最后一颗子弹是留给他自己的。



他到底还是……爱上了世勋。

贰壹:

Teaser#2.0 of the Booklet

『SHH! Give me a kiss...』

Doh Kyungsoo x Zhang Yixing



八位参本写手公开啦!


@贰壹 

代表作:最痛的也痊愈了/撩嘟日记/合离

来自主催的call:小甜饼。我没写文的时候因她的《最痛》入坑。合志的主设计师。写文不错,文笔优美,感情真挚,十分放心。出本前就想好邀她,没有贰壹的嘟兴本怎么能叫嘟兴本?

ps:我爸妈官方认可的男朋友(。

来自主设的call:主设……就是我,所以就不评价了,你们都认识我!


@火山炸鸡 

代表作:雾里看花/独角兽/求助:如何打倒排行第一的治疗?

来自主催的call:在我没有写文时期就开始欣赏的写手老师。非常喜欢《兄友弟恭》!为人亲切,文笔极佳!最勤劳的写手老师!提前一个月交稿。给炸鸡老师发劳模奖章!

来自主设的call:风里雨里雷打不动的高产,我的首页曾经一度是炸鸡老师的个人秀场(就靠炸鸡续命了)。文风温暖,回味悠长,每一个故事都温柔美好,打call打到电话占线!


@白水煮茶 

代表作:孤独的鬼怪大人/渡劫

来自主催的call:本人。合志主催。交稿的时候是茶老师,不交稿的时候是老茶。嘟兴写手。完美主义兼强迫症(这一点和21很般配。)(我在说些什么?)。好文章是底线。

来自主设的call:茶老师,一个严格的女人。为我们嘟兴添砖加瓦的又一名大将,不断尝试新文风新题材,对文字的态度让人敬佩!我们作为主催和主设就是一起互相折磨致死……每次交稿都仿佛看见了答辩时的我。


@咸鱼翻车 

代表作:一心不乱

来自主催的call:一位我无法调戏但很喜欢调戏我的老师。关于我的攻受问题希望能和咸鱼老师继续探讨。很喜欢咸鱼老师的文章,写文之前就在关注。信任文笔,邀请名单上排名第二的老师!

来自主设的call:一位其实开车并不那么多但是总让人感觉车技高超的老师,sense精,超有梗。


@-Min- 

代表作:愚人/等风来

来自主催的call:很有耐心的一位写手老师!在我多次修改大纲的建议下仍然顽强生长的写手老师(感谢min老师的信任)!文笔上乘,构思新巧,值得期待!

来自主设的call:最会讲故事的茶蛋圈同人写手之一!娓娓道来,别有趣味。而且——长得超好看,我们卖超过100本Min老师就公开美丽自拍十张(。


@栖霞剩山 

代表作:昨夜星辰

来自主催的call:最快定下合志大纲(一条过)。《昨夜星辰》写得我极其佩服。毅力可嘉!风格细腻,文笔质量高!期待温暖的嘟兴日常!

来自主设的call:能把生活日常写到糖分超标,文笔细腻,引人发笑,引人落泪。优秀脑洞超多但总是要别人写,强烈谴责。


@加加加迹 

代表作:光影/不真实的世界

来自主催的call:一个纯嘟兴写手老师,单凭这一点就不需要我再表扬了!又一个嘟兴之宝!写手中对嘟兴的专注度排在第一!

来自主设的call:别的我不多说,嘟兴tag占比100%的写手就这么一个,该在我们心中收藏了。


@游击战 

代表作:论一个vip的自我修养/我与后辈2号的日常

来自主催的call:擅长日常搞笑风格的嘟兴!文风轻松!常常出其不意,很有意思。合志大餐中的小甜点,轻松无负担,想尝尝看吗?

来自主设的call:文风hin特别!满满是梗的吐槽风,爱了爱了。曾经在我还是个小透明写手的时候,看了很多遍《自我修养》,给我的嘟兴魂续命了。


-----------------------------

好滴 就介绍到这里啦 为你喜欢的老师打call吧~ 

下周同一时间 画手公开!

SHH!

Give me a kiss...


MrDimple_KL:

是这样的时光 镶嵌在这几丈最美好的年华锦缎上
出道六周年快乐❤️ 永远站在你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