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雨

我大概是个披着勋兴党的all兴党

主磕:勋兴 灿兴 蛋白laybaek 开兴耀世 开度 白包

其他应该都是友情向 磕一磕也是可以的

【边兴·ABO】Lost In Bouquet

四戊卿:

Lost In Bouquet(04—06)




04


    张艺兴早就昏了头。


    什么奶香味?


    他只能闻到泛着甜味儿的奇异酒香,所有理智都沉溺于唇舌交缠的瞬间,那种从喉舌深处交融血气的感觉带来发泄的满足……令人窒息,极度危险。




戳此链接 :Lost In Bouquet




ps:补档,没想到连肉都没写完。


里面有一处把他写成了她,懒得改了,见谅!

KNK:

" How wonderful you are just being you. "

KNK:

"Like a person's travel, for a long time to no end."

超能力脑洞

YX🌙月亮:

嘿嘿喜欢


北赤木:



九人超能力脑洞

金珉锡:可以控制冰,和水能力是非常好的搭档,在团队里是大哥,很有威严,但是老是被孩子们使唤,总是一边念叨着为什么不让金钟仁干活我是你们的仆人吗之类的一边走过去帮忙

金俊勉:控制水的能力,和冰是非常好的搭档,在团队里担任队长,但是极其没有威严,被怼是日常,执念于大叔搞笑,因为被金钟大嫌弃而坚持不懈,目标是总有一天要把金钟大逗笑

张艺兴:治愈,和所有超能力配合后可以形成强大的防御,尤其是和吴世勋配合的风遁以及金珉锡配合的冰墙,类似于团宠,反射弧极长,但是和金钟仁配合瞬移疗伤的时候能够高效率完成任务,颜控,认为队里最帅的人是小忙内吴世勋,脖子怕痒,耳朵怕痒,有酒窝,易推倒

边伯贤:拥有支配光的能力,类似于闪瞎别人眼的那种,一般宿舍里没电了就配合着金钟大帮忙照明,因其超能力的神秘力量一直都未被发现如何使用,在团队中暂时担任辅助职务

金钟大:拥有支配雷电的能力,平时声音很大,和边伯贤朴灿烈能够组成比格line三人组,因笑点极高而一直嫌弃金俊勉的大叔搞笑,但最近发现金俊勉对于这件事十分执着,既想让他放弃又不想装着被逗笑,近期处于纠结中

朴灿烈:能够控制火的超能力,输出位,总是喜欢融化金珉锡的冰块次次都遭到暴打,最近很痴迷于打游戏和调戏嘟暻秀,后者因为拥有支配力量的超能力导致朴灿烈前去张艺兴那里治疗的次数越来越多,不知为何遭到吴世勋的白眼也越来越频繁

嘟暻秀:能够支配力量,像大山一样强壮【划掉】身材超棒但很保守,有着能不露肉就不露肉的理念,也有着能打朴灿烈就去打朴灿烈的理念,很严肃,理想是贴一次完美的手机膜,近期一直在练习导致队员的手机平均一星期换一次膜

金钟仁:拥有着瞬移的能力,和张艺兴配合默契,皮肤比较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突然消失然后拿着眼罩枕头被子小熊玩偶突然出现开始犯困,除了吃饭训练战斗最多的的时间用来睡觉,之前不知道去了一趟哪里晒得夜里都找不到,现在因为每天在宿舍睡觉已经白回了原来的肤色

吴世勋:能够控制风,和张艺兴能够配合保护队友,在队伍里做主要输出位,一直偷偷喜欢张艺兴,知道张艺兴是个颜控并且认为自己最帅之后自己乐了一个星期之后每时每刻注意自己的仪容,团霸忙内,怼天怼地怼空气,从来不怼张艺兴还仗着自己的年糕音天天撒娇遭到边伯贤朴灿烈的一致嫌弃


这里是一个正在军训的拖更罪人


【茶蛋全员】今天的金老师也是想辞职呢

Annie:

*幼儿园的前期故事




*论小哥哥是如何一步一步逐渐崩溃hhhhh






金俊勉日记


20XX年8月31日星期二天气:🌞


明天是我在茶蛋高中正式工作的第一天,所以今晚就不多写了,好好休息,明天要有一个朝气蓬勃的良好精神面貌!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见那群可爱天杀的孩子们了!




20XX年9月1日星期三天气:🌞


是的,在正式写今天的日记之前,我首先把昨天的日记里的两个错别字改了。


想想好歹我也是一个海归的教育系硕士,当年的优秀毕业生代表,当今的高级教师,居然在我这么多年的学生和职业生涯中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挑战。


在国外的时候,我也有过短暂的教学实习经历,那段时间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毕业之后就回国了。我还天真单纯的想,国内都是乖孩子,就算有几个皮的,也不能皮得过那些国外的小孩吧!


然而边伯贤他们几个彻底改变了我对我原来的学生们的印象。


Jack和Frank他们几个简直乖到不行!


那时只是身累,现在是心累。


我是教物理的,负责一班四班和五班,四班五班今天没他们的课,不了解,暂不作评价。


就是这个一班,真要命了。


这绝对是史上最难管的班。


班里有三个孩子特别引人瞩目,打头的叫边伯贤,响应他号召的一个叫吴世勋,一个叫张艺兴。


我刚进班的时候是课间,边伯贤没在,张艺兴在黑板上抄写今天的课表,吴世勋就在他背后蹲着。我刚开始还好奇这孩子蹲在张艺兴后面干嘛,后来我看到边伯贤撞开后门、冲进教室、直直的朝着张艺兴飞过去、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然后就被吴世勋踩了一脚。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艺兴这孩子看着文文静静、乖乖巧巧的,实际上人来疯,蔫坏。


但还是比边伯贤那个皮到骨子里的孩子善良多了。


世勋这孩子倒是轻易不惹事,艺兴的小迷弟,到哪都跟着他。通过这第一天的经历,我丝毫不怀疑,如果我要是哪天找不着吴世勋了,先给艺兴打电话,一打一个准。


然后我就开始给他们上课,我背过身写板书的时候,总觉得台下有动静,一转头又所有人都在认认真真的记笔记,连艺兴他们三个也一样。


带着疑惑转过身,还是感觉背后不对劲,但是一转头,又什么都没有。


这种怪异的感觉整整持续了一节课,我觉得我要么就是发现了某种神秘的操作,要么就是中邪了。


今晚得好好休息了,一会去泡杯枸杞。




20XX年9月2日星期四天气:☁️


我收回昨天的日记了对于一班的评价,他们有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就是四班。


这个班也是迷,比较特别的也是三个人,但他们三个都姓金,关系还那么好,我曾一度怀疑他们三个是不是一家的。


后来事事认真的我特意询问了他们的班主任,班主任告诉我我不是第一个有这种疑问的人。


但他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


呵,这说出去我都不信。


他们三个和一班那三个不太一样,只有一个闹腾的,另外两个都比较安静。


但是安静不代表平静。


闹的那个叫金钟大,我朝他们班走的时候在楼道里就听见这孩子叽里咕噜语速超快的说话声了。


当时我心凉了一半。


完了,又一个嘴炮MAX的主儿。


但是钟大这孩子长得真不像话多的那种,怎么就中途变异成一个顶天立地的话痨呢。


还有一个孩子是我抓着班主任肩膀问他“真的不是亲兄弟吗!?”的弟弟,叫金钟仁。


天地良心,这也太巧了吧。


这孩子话不多,就是爱上课睡觉。


我今天他们班上午一节课,下午一节课。你说上午你们起的早上课犯困这我还能理解,这下午三四点的你怎么还困呢?


为了让他清醒清醒,我叫他去帮我到隔壁班借盒粉笔。


谁知道这孩子真睡懵了,站起来晃晃悠悠的从后门出去了,然后从前门进来,懵懵懂懂的问我:“老师你有粉笔吗?”


我太阳穴的青筋绝对爆起来了:“没有。”


“哦,老师再见。”这孩子临走还不忘鞠个躬。


然后他就从后门回来了,并且没有丝毫觉得哪里不对的跟我说“老师隔壁也没有粉笔”。


¥3%&*¥%@……


钟大发出了震天第一响的嘲笑,然后全班都笑了,钟仁仍然一脸无辜的在后门站着。这个时候他们班的班长出来了,就是我认为是三兄弟里的最后一个,叫金珉锡。


珉锡本来一直在座位上默默看书,被全班实在吵得不行的时候挺身而出!


拎小猫似的一手一个的抓着钟大钟仁,把他们拎回了座位。


我感激的眼神还没来得及送过去,就见隔壁村、正在上自习课的一班的、资深村民边伯贤循着声音过来串门,然后也被金珉锡拎了回去,刚冷静下来的钟大目睹全程,捂着肚子笑到岔气。


这课再也上不下去了。




20XX年9月3日星期五天气:☔️


今天的课上得令我心里发怵,不为别的,就因为五班的两个孩子,一个超大只的朴灿烈,一个超小只的都暻秀。


差了一个头的他们两个竟然是同桌。


我下课后从班主任那里得知,这么安排是因为都暻秀是学习委员,而朴灿烈是他要帮助的重灾区。


这两个孩子都长得特别招人喜欢,而且灿烈特别开朗,总是露出天真的傻乐,暻秀虽然面无表情看起来有点凶,倒是这个年龄的孩子里难得的稳重。


但是他们两个放在一起简直就是没头脑和不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说上课,客观来讲,这个班的确比那两个班好带,至于具体原因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和不高兴暻秀有关。


再说心里发怵,也是暻秀……


这孩子上课看我、看黑板的眼神过于真挚,有点害怕。


孩子们总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对,死亡凝视。


总觉得下一秒我会死。


灿烈呢,上课安安静静的,下课就疯了,疯的程度和模式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而且这孩子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不仅长得心灵手巧,他的确心灵手巧。今天晚自习前,我路过他们班,看到他们全班小孩都在班门口聚着,有个眼熟的卷毛大高个正被围在门口。我问了个学生你们干啥呢,他告诉我班主任下午请假了,班长没带班门钥匙,又被锁外面了。


我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个“又”字,就注意到弯着腰的朴灿烈大手一推,班门就开了,然后学生们就跟对这种溜门撬锁的行为习以为常一样,以至于无视,特别自然的涌入教室,然后开始准备上自习。


临走前我偷偷看了一眼灿烈捏在手里的东西,是他的校卡。上面下面一道一道的全是撬门时留下的细细的划痕。


好嘛,这孩子居然是江湖上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首尔锁王”。




20XX年9月5日星期日天气:🌀


昨天没写日记,在家里好好休息了一天,才上了三天班,仿佛无休无息的上了三年班。


下周开始就是正式的学期了,整理完教案之后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三个班,闹是闹了点,但是各个都很聪明,前途一片光明啊!


作为老师,一定要好好引导!




20XX年9月7日星期二天气:🌞


是的,我昨天没写日记,大概是心累吧。


说是心累,左不过又是平常的一天【苦笑】。算了,都过去了,不提了。


但是有一件事让我有点介意,三个班里最善良的两个孩子之一的艺兴,有点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总感觉能牵扯出来一大群人。


明天再观察观察,这么好的孩子一定要抓紧了。




20XX年9月11日星期六天气:太阳


经过一个礼拜的细心观察,我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而且是个大问题。


一班的艺兴伯贤世勋、四班的三金兄弟和五班的没头脑和不高兴,他们八个好像很熟……


要说这件事情多么可怕——光是写下这一句话我背后都冒冷汗了。


万一他们联起手来搞事情,我这个瘦弱的小身板是扛不住的。


虽说高中嘛,跨班认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关键是他们不是一般的熟,而且关系微妙。至于怎么个微妙法儿,就像古代宫廷里两个好姐妹嫁给了同一个男人、你是我姐妹也是我情敌的那种。


难不成他们八个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小姑娘?


没听说啊。


而且他们也不像是那种审美相像的人,咋就看上同一个姑娘了呢?


这么看来,下礼拜还要腾出一部分精力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我可不想哪天一到学校,看到八个人打群架。




20XX年9月18日星期六天气:☔️


今天早上开始下小雨,估计过两天,天气该凉快一点了,我夏天买的衣服还没穿过瘾。


一个礼拜没写日记,对这种感觉甚是想念,就像拜会一个久违的朋友。


当然,我的朋友是能理解我的,因为这周,经过我严谨的调查,我似乎是发现了某种神秘的事情。


我记得,上次写日记时,我怀疑孩子们早恋,并且更严重的是,早恋对象可能是同一个人,因此极大可能会引发出斗殴这种恶性事件。


对此我本打算调查所有长相符合大众审美的女孩子,接过这个计划还没开始,就被扼杀在保育房里了——因为他们几乎没和女孩子们有过长期的正常交流。


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他们八个人有几个情商高的,也有几个榆木脑袋,但都清一色的长得天杀的好看。


女生们倒是很愿意跟他们说话,那情书塞得频繁的,我都看到过好几次。


他们要么就抱团玩儿,要么就一两个人放飞自我。每次年级集合的时候,都挤在一起跟旁边的女生们隔了一条银河。


真的,礼拜三的年级大会的时候,看到那个诡异场景的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我不应该阻止他们早恋,应该教育他们“女孩子不是老虎”。


既然不存在女孩子的问题,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20XX年9月20日礼拜一天气:☁️


如我所料,今天降温了,我早上来的时候还得多带一件薄外套,这个时候不能太皮,不都是说么:年轻时候作的死,老了之后都找回来。


我今天似乎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次是真的发现了。


就在于艺兴。


因为今天天冷,下午下课、晚自习前的这段时间我就没出去,一个办公室的老师们帮我带的外卖。吃完之后我就在楼道里面溜达,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班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墙角的角落里,世勋握着艺兴的手,两个人头对头的窝在一张课桌上休息。而旁边的同学仿佛习以为常。


我的脑子突然灵光一现!


事情的发展没让我有时间继续想下去,因为伯贤突然从后门冲进来(我一直特别好奇为啥这孩子总是冲来冲去的),然后搬了个椅子坐在艺兴旁边,默默抽走了世勋握着的艺兴的手,自己握上了。


???


然后世勋就行了,翻着白眼推了一下伯贤,伯贤什么都没说怼了回去,两个人就这么无言的推推搡搡,旁边的艺兴睡得一脸天真。


emmm……


行吧,我懂了。




20XX年9月21日礼拜二天气:🌞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情敌没错,兄弟也没错。


不过不是女孩子,是争兴宠。


如果有他们之外的人敢对艺兴下手,那就一致对外。


我今天眼睁睁的看着小严因为摸了一下艺兴的手,就被学习委员都暻秀以权谋私的多留了百分之十的作业。




20XX年9月30日礼拜四天气:🌞


又一次好长的空白期,毕竟明天就月考了,孩子们破天荒的没有出什么(大的)幺蛾子,本师hin欣慰啊。


不过这群孩子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啊,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聪明孩子,教什么会什么,还能举一反三,真的很有发散思维。还能课后辅导别人。


灿烈的成绩也搞上去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并不是成绩差才和暻秀当同桌,而是因为太皮了,只有暻秀的武力值才能治得住他。


班主任怕是也被他们带跑偏了,忽悠了我整整一个月啊,害得我每次都课后给他辅导,就怕他不会,结果他学得比谁都明白。


总之你们能好好学习,我就放心了。


孩子们有时候也挺可爱的。




20XX年10月8日星期五天气:🌀


我今天接到了一则噩耗。


班主任怀孕请产假了。


学校要根据月考成绩重新分班。


四班的三金兄弟,五班的暻秀灿烈和另外的六个学生,他们十一个被调到了一班,一班也往外调走了十几个学生。


而我,暂代一班班主任。


今天我拿着重新印刷的花名册,看着底下那八双善意的眼睛。


心如死灰。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大概是修炼千年幻化人形、一颗深山老林里的蘑菇精吧。